_uacct = "UA-4259909-1"; urchinTracker();
  • 2009-12-05

    只是记录一下 - []

     

     

    距离上上次搬家快一年了。

    有人说我曾严重伤害了有人。

    这城市好像透明的晶体,渐渐融化到水里。水放在杯子里。只有喝的人,才知道味道。

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  我鼓了蛮久的勇气,终于战胜了懒惰和恐惧,踏上了学习路考的征程。加上教练一起四个人。很多时间,另外三个都在说白话。我慢慢开始拜倒在我油盐不进的语言能力之下了。在长沙听不懂长沙话,在广东听不懂广东话。

    最重要的是,自己的手和脚也都不太听话。哎。

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  这次吃火锅做到了扶墙出。不错。

    拱北地下在整修。以前那种地下车道的感觉,还有闷热的岐关车站,好像通向奇特地方的泊车通道,不知道以后将会是什么样子。有些以前跟着时间,说声永别,就再没回头了。有些以后的我们,就算回头,也看不见,被时间屏蔽了的一切。只能期许以后出现在梦中。

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  为了复活卡卡临别礼物HOLGA。我买了个便宜的盗版HOLGA,价格仍旧远大于实际价值,不过虚拟价值是不能用RMB衡量的。HOHO。我究竟想怎样呢?四格仍旧神奇消失中。你说我是怎么了。东西被其它空间给吞噬了吗?

    四格后遗症还留着。我傍晚的时候攥着拍完了两卷的HOLGA,心想,怎么卷瞬间就用没了……

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  太多朋友和我,都是迷茫一代了。那些不迷茫的朋友,也没有太实用太通用的经验传播。大道理塞满脑袋也不能让人清楚起来。宋胖子说我回归了少年迷惘时代。谁兜售几个知心姐姐给我。

    不知不觉,又快过年了。年会、放假、亲人、贵到滴血的机票。和飘忽不定遐想。奔涌而出的这些思绪。还填不满我吗?给我一个冥想盆吧。阿门。

  • 2008-10-22

    想说点什么 - []

     和z说。帮我买胶卷。

    z答应了一年多了。

    在这一年里,我没手到她的胶卷。

    然后,手头以为就快绝迹的胶卷,神奇的一直没用完。

     喜欢的暗角

    too late

     

    习惯了在这样的秋天,和这样的天。

    我清楚我已经没那么折腾了。隔绝和远离完全发挥了作用。

     

    很久没见这样的天了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去年。

    日光倾城。


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   恩,毛大瓦生日快乐。欣慰永远。

     

     



  • 乐鼓鼓,我喜欢这个时候的自己

    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