_uacct = "UA-4259909-1"; urchinTracker();
  • 2010-12-31

    再见2010 - []

    去年这个时候,我在北京,和芳凝皮皮促膝长谈。离很多朋友不到一个城市的距离。

    在新年的时候,我习惯发短信说新年快乐。

    今年遗失了很多号码。

    你就在我隔壁。我谎称在写东西,其实在发呆。

    很多话不想一一说。

     

    2011,希望看到不同的自己和我们!

    希...
  • 快乐的时候,总会担心,现有的快乐是被配额发放的。总有一天悲伤大军会席卷过来。

    -----------------

    好吧,事情是这样的。挨到凌晨,洗衣机终于顺利完成了洗衣任务。我开始收阳台上遍布的猴子衣服。赫然发现几天前挂在上面的一袋金橘还在。我一直以为这是什么开运辟邪或者诅咒的魔法。结果猴子边喊饿边回来的时候,对话是这样的。

    “为什么阳台上挂一袋金橘”(注意,上次买金橘的时间应该在至少一个月前)

    “什么,还在,你还没丢掉”(此时的猴子,是假装天真无邪,无辜的)

    “为什么,为什么是我丢掉”

    “额,(此时猴子眨着她充满令人不同情的水汪汪的大眼睛)人家有天想收拾一下客厅,居然发现,金橘,金橘它们还没坏耶,于是我就想,挂上去,就能变成,金橘干”

    ---------------

    如果不想谁离开,就把ta挂在阳台上。

    就能变成,什么什么干。多好。

    晚安,我所有依恋的人。

     

  • 2009-09-07

    3 nights in Harbin - []

    深深的夜。

    坐在自己的小书桌上。想念姥姥瘦瘦的躺在床上的身体,看着我,说,真好,能回来。想着菠菜活泼的话语,描述她现在的生活。想起小语姐在大风天打伞,坚韧无比的防晒。想起毛毛晖的42,让大家笑到肚子疼。

     

    多少年没见这里的春天,和秋天。

    不知道到有些爱,还能陪伴多少年。

    有时候会有些绝望,有时候会有些灰心。

    更多时候含着某种希祈,希望一切都好,慢慢的,或者快快的,变的更好。

     

    大风的初秋。哈尔滨,不想说再见。